<var id="tdxtz"><strike id="tdxtz"></strike></var>
<menuitem id="tdxtz"></menuitem><cite id="tdxtz"><video id="tdxtz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tdxtz"></var>
<cite id="tdxtz"><video id="tdxtz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tdxtz"><video id="tdxtz"></video></var><cite id="tdxtz"><span id="tdxtz"></span></cite>
  • 中文版 | English | Francaise
  • 首頁 > 醫院概況 > 醫院文化
    故  鄉作者:黃從新

    我踏遍了大江南北,盡管美不勝收,但沒有一片熱土能引起我像對故鄉那樣的眷戀;我去過不少國度,盡管山青水碧,但沒有一條河流能引起我像對漢江那樣的鐘愛。

    我的故鄉位于江漢平原,那是一片富庶之地,漢江從我家門前宛延向東,直奔長江。在故鄉的土地上,舉目可見小溪小河縱橫交織,交織處可見片片水塘。每逢盛夏,荷塘里散發著清香,荷花在風中搖曳,條條溪水載著嬉戲的魚蝦緩緩入塘,一幅幅人世仙景呈現眼簾。極目遠眺,青翠欲滴的水稻,潔白如玉的棉花,村莊的裊裊炊煙,構成了一副長長的、令人陶醉的村野畫卷。

    故鄉的夏天經常暴雨,每逢此時父老鄉親們便身披簑衣,頭戴斗笠,手持各種魚具奔赴小溪、小河、水塘。有的在溪中撈魚,有的在塘中網魚,而岸邊也簇擁著觀“戰”的人群,人群中有時也有我。我最喜歡看父親用扳罾(一種捕魚的工具)撈魚,他每每坐在小溪與水塘的交匯處,將罾緩緩放入水中,然后點燃一只煙,悠然吸著,平視前方,有時還哼著小曲,儼然一副悠閑自得的樣子。待一只煙快燒到他嘴唇時,他猛然站起,吐出煙蒂,雙手交替收拉罾繩,但見罾網出水瞬間,魚兒在網底掙扎、跳躍。此時再看父親,他面帶笑容,小曲又重哼起。此刻,也是我最高興的時候,我立即丟掉斗笠,沖出人群,奔向他的身旁,拿起放在他手邊的撈網,伸向罾網底部,將魚盡收撈網,然后倒入父親腳邊的小水桶里。這樣父子合作的記憶早已溶入到我的血液,令我終身難忘。

    還記得也是在暴雨時節,當我背著書包上學時,我和小朋友赤腳走在鄉間泥濘的小道上。從我家到學校大約一里路,其間有一條小溪,為連接小溪兩岸,溪上架著一塊青石板,這便成了我們往返的必經之道。溪兩邊是片片棉田,每逢暴雨如注時,落入棉田里的雨水便形成片片水洼,超容后便順著田溝流向小溪。故鄉的魚有一股雨中逆水而進的習慣,它們成群結對地逆水奔向田溝、奔向水洼,殊不知其中不乏系奔向了死亡之道。待暴雨過后,從水洼經田溝流向小溪的水流斷流后,被滯留在水洼中的魚便無路可逃。隨著雨水向地下滲透,洼中的水越來越少。每逢此時,當我們路過這片片棉田時,便可聽到棉田里有噼噼啪啪的響聲,于是我們便隨手摘下路旁的一根樹枝,踏著泥濘,沖入棉田。但見片片水洼中有的魚已仰面朝天,有的魚在水中掙扎,我們便手到摛來,將一條條魚經魚鰓串到樹枝上,直到串滿樹枝便又踏著泥擰,走出棉田,興高彩烈地回家,向母親報捷。自然,晚餐便是一頓豐盛的美味。

    我11歲考入中學,中學位于離家近20里地的一個小鎮里,那時這個鎮約有2萬左右居民。對我來說,也算進城了。由于離家很遠,住讀便是唯一選擇。每到周六下午方步行回家,星期天下午定要返校參加晚自習,否則視為缺課。也就是從這時開始,便進入了浪跡天涯的人生,爾后便輾轉南北,浪跡東西,一晃半個世紀。

    半個世紀過去了,鄉音未改,兒時的記憶猶存,且隨著歲月流逝,這種對記憶的回溯越濃,眷戀越深。我愛故土,那是生我養我的地方,那里有我美好的童年,有我可親可敬的父老鄉親;我愛故土,那是我善良初心的培育地,那里有純樸的人們,勤勞的親人,友善的鄰里;我愛故土,她給了我生命,給了我勇氣,給了我宛若江漢平原一樣的寬廣胸懷,使得我在人生的旅途中勝不驕、敗不餒,是非分明,敢愛敢恨,敢作敢為。

    兒時的故鄉是那樣美,夢中的故鄉是那樣親,故鄉的記憶是那樣永恒……

    2016年12月12日于心研所

    作者簡介:黃從新,湖北漢川人
    全國著名心血管病專家,國家有突出貢獻專家。武漢大學人民醫院(湖北省人民醫院)心血管內科二級教授、博士生導師。
    曾任武漢大學副校長、研究生院院長、人民醫院院長。
    A+ A-  
    吉林快三开奖结果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