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var id="tdxtz"><strike id="tdxtz"></strike></var>
<menuitem id="tdxtz"></menuitem><cite id="tdxtz"><video id="tdxtz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tdxtz"></var>
<cite id="tdxtz"><video id="tdxtz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tdxtz"><video id="tdxtz"></video></var><cite id="tdxtz"><span id="tdxtz"></span></cite>
  • 中文版 | English | Francaise
  • 首頁 > 醫院概況 > 醫院文化
    故鄉的水作者:黃從新

    我的故鄉位于江漢平原,那里水網密布,有小溪、小河、水塘、湖泊,更有那長流不息的漢江……

    水,滋潤了原野,它催生了萬頃碧綠,五谷豐登;水,哺育了生靈,它讓魚蝦歡快,六畜肥美,人丁興旺;水,承載了澆灌,承載了動能,承載了運輸,承載了大氣調節,承載了許多期許……,總之,它承載太多,需倍加珍惜。

    兒時的故鄉,小溪的水清澈見底。沿著小溪漫步,可聞到花香,聽到鳥鳴;可看到水草飄動,魚蝦嬉戲;尤其那潺潺流水,一路歡歌,流向遠方。假如你累了,可歇息在溪旁的田梗上,就在你屈膝欲坐時,尚可驚擾草叢中的青蛙,撲通跳入水中;假如你渴了,可蹲在小溪旁,雙手捧起溪水一飲而盡,那清涼、那甘甜讓你回味無窮。

    兒時的故鄉,小河里的水潔凈如碧。每年秋收,小船載著碩果在河中穿梭。兩岸金黃的稻穗,火紅的高梁,潔白的棉花,盛開的秋菊,構成了渾然一體的秋日畫卷。當你結伴秋游,蕩起雙漿,泛舟小河時,仿佛置身仙境,美不勝收。

    兒時的故鄉,水塘里的水在微風中漣漪陣陣。每當夏日,荷花綻放,舉目可見荷葉上端坐的青蛙,荷花上歇息的蜻蜓,荷葉下穿梭著魚蝦,水塘邊戲水的兒童,水埠旁洗衣的村姑……,假如你在塘邊柳樹下納涼,水中的蛙聲、樹上的蟬鳴,伴隨著村姑洗衣的陣陣棒槌聲,讓你陶醉,催你席地而臥,可安然入眠。

    兒時的故鄉,湖泊萬頃碧波。每遇冬日,湖面上一層薄冰,成群的野鴨在湖中覓食,時而破冰浮游,時而撲翅低飛,時而歇息湖邊,時而岸上追逐。待到春節將至,湖面上一片繁忙,薄冰難阻千帆競發,萬網齊下。至夕陽西下,金色的陽光灑滿湖面,船船滿載著蹦跳的鮮魚駛向岸邊,而岸邊早已人頭攢動,鄉親們有說有笑地迎接著收獲。那是一幅冬日捕魚的美麗畫卷,是一幅豐收的畫卷,一幅喜慶的畫卷。

    兒時的故鄉,漢江終年奔流,氣勢磅礴。那時,陸路交通尚不發達,漢江便成為武漢至上游各地的黃金水道。江面上穿梭著客輪、貨輪、渡輪、魚舟,真可謂百舸爭流。它們中有的依機械動力飛駛,有的依風力推動,有的依雙漿劃行,尚有靠纖夫逆風逆水艱難移動。我喜歡看纖夫勞作,但見幾人、有時十幾人裸著上身,穿著短褲,赤腳躬背,每人肩上斜背著一條纖繩,條條纖繩又系在一條粗大的、另一端固定在江面船頭的纖纜上,前后有序排開、艱難地跋涉在江堤上。他們步伐堅定整齊,古銅色的身軀在夏日夕陽的照射下,仿佛一尊尊威武的銅塑。汗水順著黑黝的臉龐灑落大地,大地承載著他們有力的步伐,伴隨著陣陣濤聲,木船在江面上緩緩移動。此刻,我不知纖夫在想什么,或許他們在想不期便可抵目的地,抵達目的地便是勝利,便是收獲,便是希望所在,好夢成真;或許他們在想不期便可回家,那是一個個雖不富裕,但卻十分溫馨的家,家中有年邁的父母,年幼的兒女,平安回家可解家人牽腸掛肚地期盼;或許他們在想,不期便可見上朝思暮想的心上人,為她扯的幾尺花布、二尺頭繩一定會令她開心,令她激動不已;或許他們在想,所運貨物將變成財富,他們每人將分得一份,用以養家,用以孝敬父母,用以送子女上學,讓他們學會造船,造出巨輪,只要馬達一響,巨輪便可在江上急駛,再也用不著艱難跋涉,躬身拉纖了……,或許他們想得很多,很美,縱然其中有些或許是空想,但期許有時也是一種美。

    水,萬物所依;水源,萬物之福源;但有時也并非全系如此。水滿則溢,水多則患。兒時的故鄉也時有水患,記得有一年長時間暴雨致湖水泛濫,舉目遠眺一片汪洋。水淹沒了莊稼,淹沒了農舍,淹沒了村莊,也淹沒了希望。家鄉的父老便全都蝸居到漢江大堤上,面對澤國,憂心如焚,也自感無奈。好在有政府賑災,否則將流離失所,餓殍遍野。為征服水患,父老鄉親重調水系,大興水利。但見儲水有庫,引水有渠,分水有閘,布局井然。父老鄉親以大無畏的氣魄改天換地,依水生息,引水造福,還慷慨南水北調,讓北方親人們也喝上甘甜的清泉。

    我愛水,是因為它滋養萬物;我愛水,是因為它能造福萬千。然令我痛心的是,近年,在我偶返故鄉途中,依稀見到污水偷流,濁水私溢,故鄉的溪水已清澈不再,溪中魚蝦罕見,難見水草浮動;依稀見到水塘上飄浮著黃色泡沫,散發著刺鼻的怪味;依稀見到湖泊漸少、漸小,圍湖養殖密布;依稀見到南水北調后的漢江水勢乏力,昔日百舸爭流不再……

    我不敢再手捧小溪的水一飲而盡,更不敢跳入湖水中搏浪泳行。我呼喚碧水藍天,鳥語花香。也試想,只要故鄉的親人們意識到行為的對錯,他們也一定會有勇氣趨利避害,再次改天換地。想到此,我似乎看到“河長”們重繪藍圖,再擼袖子,吹響了“要金山銀山,更要碧水青山”的進軍號;似乎看到萬千父老自覺行動,從我做起,從身邊做起,人人爭當保護環境的表率;似乎又看到了故鄉那迷人的一泓碧水,碧水在微風中蕩漾,它逐浪著豐收,承載著歡歌。




    2017年1月10日于心研所

    作者簡介:黃從新,湖北漢川人
    全國著名心血管病專家,國家有突出貢獻專家。武漢大學人民醫院(湖北省人民醫院)心血管內科二級教授、博士生導師。
    曾任武漢大學副校長、研究生院院長、人民醫院院長。
    A+ A-  
    吉林快三开奖结果果